虚假大学野鸡大学招生骗局:花2万就能上目标学校?

2023-07-05 15:36:33
来源:法治日报

原标题:虚假大学野鸡大学招生骗局:花2万就能上目标学校?

2023年普通高校招生录取工作即将开始。近日,教育部发布提醒称,一些不法分子受利益驱使,利用考生和家长的急切心理,针对招生录取等环节实施诈骗,严重扰乱考试招生秩序。

据了解,考生遭遇招生诈骗的常见情形是:“一不小心”上了虚假大学——只要不在教育部公示名单里的办学机构,就是虚假大学。

一些考生是怎么落入虚假大学、野鸡大学等招生骗局的?这些招生骗局何以屡禁不止?又该如何治理?

轻信包过实为自考

艺考生遇违规招生

王芳(化名)是今年高考应届艺术生,一度以为自己很幸运、能上个本科的她,现在可能“连个好点的大专都没得上了”。

事情要从去年底说起。当时,王芳颇为焦虑,因为转为艺考方向的时间较晚,专业课成绩相对不佳。准备报校考(艺术类院校对于高三年级艺术类考生单独进行的考试)时,她在多个艺考生常用的App上发帖求助,不久便收到一名自称某高校招生老师的回复:才艺展示没那么局限,只要上得了台面就可以。

为获取更多信息,王芳加了这名招生老师的社交账号。老师对她非常热情,极力推荐王芳上其所在高校的助学班,称“我们学校有编导专业,今年是好机会,扩招一千人”。

王芳回忆,她反复向这名招生老师确认助学班是否为全日制?均得到肯定答复:“是全日制的,有全日制的本科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

2023年1月,王芳支付了400元费用。招生老师随后告诉她,初审已经通过了。

记者查询发现,助学班全称全日制自考本科助学班,是教育部针对上不了统招本科的学生的一项政策,允许部分教学资源有剩余的本科院校开办助学班。考生入学之后接受全日制的授课和管理,但修满学分后授予的是自考本科学历,并不是统招的全日制本科学历。

但王芳发现这一问题时为时已晚。“以为有了不错的保底学校后,我就放弃了校考,回学校学习文化课了,现在自己文化课考的分数也不理想,如果不去助学班,连个好点的大专都没得上。”王芳说,而去助学班,一年学费好几万元,花这么多钱却只能得到一个自考学历,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有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其本身并不具备进行高等学历教育的资质,所招收的学生须通过参加成人高考或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方能取得学历学位,却往往使用‘包过’‘包录取’‘不用上课’‘不用考试’等广告,或宣称为全日制学历等进行违规招生,考生要提高警惕,谨防受骗。”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院长蔡海龙说。

号称交钱就上大学

涉及非法招生诈骗

上海市静安区的李女士也讲述了身边人的经历:前两年,她家里住了一位高考生,孩子考得很不理想,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她家的信箱很快被“大学录取通知书”塞满了,“从名字看,这些学校都大有来头,后来我们一一认真核实,全是野鸡大学,大家白高兴一场”。

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近年来遭遇高考骗局的考生不少。

在一社交平台上,多位网友吐槽××学校为“骗子”,号称交钱就能帮助考生上理想的大学。记者自称是一名湖南应届高考生,成绩330多分,联系上该学校招生老师进行咨询。

对方告知,这个分数有点低,而且“时间太晚了”,本科“悬”了,但可以保证上好的公办专科。“只要花2万元,100%可以上一个好的专科。”对方给出了两种选择:一是保证100%去目标学校,价格是2万元;二是支持填报,不保证学校的质量,价格是几千元。“我们主打信息差,哪所学校缺人,可以把你搞进去,就这样子。”

当记者说不能上本科遗憾时,该招生老师说可以运作“专升本”,专升本也有两种方案,需要额外交钱,“专升本之后就是全日制本科了”。

然而,记者在第三方商业查询平台上查询发现,这所“××学校”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业务范围是“中职学历教育、职业培训”。招生老师所说的显然超出了企业注册所填写的经营范围。

“为争取生源,一些民办高校将招生代理权承包给中介机构。他们打着高校的旗号去招生,利用信息不对称,混淆民办高校的办学身份,非法颁发或伪造学历证书。”蔡海龙说。

他分析道,这实际上是虚假承诺。考生先进入专科类职业学校读三年,拿到专科学位之后,再经过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委托授权给有资质的学校进行考核,前往普通高等学校里面去读两年书,通过答辩之后可以获得本科学位,但这也是以考生完成一定的学业、达到一定的水平并通过考核为基础,不可能保通过。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经营范围超过了注册范围,或者一些培训机构、成人教育机构,通过自学考试的渠道参与其中,涉及非法招生和诈骗问题。”

招生骗局屡禁不绝

生存空间正在变小

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普通高等学校设置暂行条例等法律法规,对高等学校的设立、组织和活动进行了严格的规定。那么,为何虚假大学、野鸡大学的招生骗局屡禁不绝呢?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周详分析称,作为一种诈骗的特殊方式,虚假大学利用家长和学生的信息不对称和花钱上好学校的侥幸心理进行诈骗。

在蔡海龙看来,现实中,仍有相当一部分人无法接受正规的高等教育,而随着文凭主义的兴起,一些用人单位在人员聘任、职级晋升中越来越多地强调学历学位证书的作用,进一步加剧了对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争夺,这无形之中就为虚假大学的生存提供了土壤。

前不久,相关平台公布了国内392所虚假大学名单,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储朝晖指出,2022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59.6%,虚假大学生存空间正在变小。“我的基本判定是,现在在中国境内实际还在开展活动的虚假大学的数量不是很多了,真正在运作的没有名单上面那么多。”

储朝晖分析称,虚假大学往往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利诱,一些机构给考生和家长甜头,表示可以降低分数优先录取;还有一种打灰色的擦边球,典型的就是中国邮电大学冒充北京邮电大学。大多数家长和考生可以辨别第二种情况,但往往难以辨别第一种情况,再加上迫切希望通过考试、考上好大学的心态,就可能受骗。

蔡海龙认为,对高等学校招生录取工作予以规范的专门性法律法规较少,也是虚假大学实施招生骗局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教育部于2014年制定颁布了《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违规行为处理暂行办法》,但这属于部门规章,所具有的效力等级较低,且适用范围限于普通高校和成人高校招生,实践中对虚假大学的规制有限。

平台筛除虚假信息

强化监管严厉查处

虚假大学招生骗局严重侵害考生权益,该如何治理?

“由于接受高等教育在我国具有深厚的文化传统,因此,需要加强法治教育,让社会公众理解大学(高等教育机构)设置的基本规则以及如何获取有效的高等教育信息等。”周详说,从治理的角度,应当加强欺诈行为的查处和刑事处罚力度,同时从高中学段和高考报名开始就加强相关信息的宣传,将学制和教育法律法规作为“道德与法治课程”的一部分,进行知识普及,做到高考信息获取渠道的全覆盖。

“互联网平台传播速度过快,网友的信任基础并不是信息本身,而是平台。”储朝晖认为,互联网平台应当承担起责任来,若确定信息是虚假的,应当及时删除。同时,也应当对相关信息进行初步筛选,至少要将明显虚假的信息筛除出去。

记者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中国邮电大学”,出现的第一条链接是北京邮电大学,并显示:中国邮电大学是一所位于北京的虚假大学。

储朝晖对此表示认可,同时指出,还要提升家长、考生的辨别能力,如果可以有效辨别虚假大学,那么虚假大学将没有市场。政府也应当积极作为,对明显的带有欺骗行为的责任主体,要进行严厉的处罚和监管。

“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体系正在多元化,通过各种形式途径渠道接受高等教育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缺乏统一规范的管理、招生过程缺乏必要的透明度,就会导致这种日益丰富的高等教育资源滋生出招生骗局。”蔡海龙说。

蔡海龙认为,对于招生骗局的处理应根据其行为的性质和严重程度予以区别对待。

对于招生代理机构和完全意义上的虚假大学,应当坚决予以取缔。

对于本身具有合法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或是根据授权从事高等继续教育的校外教学点,由于其开展的非学历教育培训或助学辅导的活动本身是合法的,其虚假招生行为往往源自于为招揽生源作出的虚假宣传与不实承诺,须强化对这类机构的招生和办学行为的监管,确保其依法办学。

[编辑:秦璐]

辟谣报告盘点汇总,一应俱全

染色体XYY的人是“天生罪犯”?1月科学流言榜联合发布

泡温泉会感染HPV,导致患上尖锐湿疣?长冻疮的部位可.........

造谣“文采”不够“科技”来凑?AI写作不是这么用的

只要往系统里输入带有“杀人、失踪”等敏感字眼,附以.........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发布2023年度网络谣言盘点

一年过去了,这些谣言背后的真相您都了解了吗?中国互.........

近视可从800度降到100度?相关内容实际上是伪科普

近日,有网民在网络平台发布信息称,四川宜宾出现往长.........
打击网络谣言